医药网6月5日讯 5月份以来,智飞生物频频现身大宗交易平台,买卖双方均为机构专用席位。昨日的一笔高达1.97亿元巨额交易,揭开了卖出方神秘面纱,沽售方极有可能为国君资管旗下的两只理财产品。
 
  自5月6日起,智飞生物在深交所大宗交易平台上完成了7笔交易,买卖双方所用的均为机构专用席位。6月4日最新一笔的成交量高达835万股,成交价格为23.61元/股,成交总金额达到1.97亿元。
 
  经查,智飞生物一季度末持股超过835万股的股东仅有蒋仁生、吴冠江、蒋凌峰三位自然人,以及机构投资者国泰君安资管旗下的君享融通三号限额特定资产管理计划(下称“享融通三号”)、享融通九号限额特定资产管理计划(下称“享融通九号”)两只理财产品。由于自然人不可能通过机构席位进行大宗交易的买卖,由此可判断,巨量减持智飞生物的机构投资者很有可能就是国君资管。
 
  智飞生物一季报显示,享融通三号和享融通九号两只理财产品分别持股1800.3万股和863万股。假若5月以来减持方均来自同一家机构,则该机构减持总量已经达到1812万股。
 
  历史资料显示,享融通三号自2013年第一季度大举进驻智飞生物,持股量达到1518万股,仅次于三位原始股东;随后享融通九号于2013年第二季度也新进智飞生物十大流通股榜单,同时享融通三号也逐步加仓。然后到该年的三季度,享融通三号开始少量减持公司股份。
 
  减持智飞生物的不仅是机构投资者。今年3月7日,智飞生物实际控制人蒋仁生亦通过大宗交易平台减持公司股份,减持总量为78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95%,减持方席位为长城证券如皋福寿路证券营业部。蒋仁生此笔减持,被分发成8单,接盘方来自7家不同的营业部。
 
  耐人寻味的是,与蒋仁生减持公司股份情形不同,公司机构投资者股东每一笔巨量减持的背后均有神秘机构接盘。目前暂无证据显示接盘者来自何方。不过,昨日成交的835万股买入方亦来自单独一家机构,或许随着智飞生物半年报的披露,该神秘接盘者身份会水落石出。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bitoci.com